Augus.

愿少年们岁月安好……

【祺鑫】不散

※3500+短篇,标题废

※私设OOC

※勿上升

 

这世界哪有那么多的两情相悦呢,只不过,是喜欢的人正好也喜欢自己。

 01

“嘉祺啊,你说我们还能这样多久呢。”

“会不会下一秒我们就先离开一个了呢。”一双爬满年轮沧桑的手抚上另一同样的双手,轮椅上的年暮老人抬头看向自己的爱人。

 

怎么会呢,我们永远不会分开,求你也不要比我先离开。

 

马嘉祺只摇了摇头,蹲下与丁程鑫对视,爱人的眼睛已经不像年轻时清澈明亮了,但是依旧是马嘉祺喜欢的样子,嘴唇覆上那双眼睛,轻吻一下,头抵着头。

 

“不会。”

“我永远爱你。”

 

夕阳照射着两个相依相偎的老人,微风徐徐吹来,吹散了蒲公英,吹不散他们。

 

 02

“什么!!马叔叔他们回来啦。”

“马嘉祺、马嘉祺。”

 

丁程鑫听闻住隔壁房子的主人时隔8年回来了,于是快步冲下楼去寻找那个好久不见的小朋友。

 

 03

丁程鑫和马嘉祺从小一起长大,丁妈妈和马妈妈从年轻时就是很好的朋友,两人约定以后结婚要在同一天,还约定以后的孩子一男一女的话要定娃娃亲。

 

丁程鑫出生没多久马妈妈就接着怀孕了,她们都希望能生个可爱的女孩子,长大后就能凑成一对了,可事情总是事与愿违,伴随着婴儿响亮的哭声,马嘉祺呱呱落地了。两位妈妈都无比可惜,整天哀怨着呀,这亲家怕是做不成了。

 

丁妈妈抱着小程鑫来到病床前,小程鑫一见到小嘉祺就立马抓住了他的小手手晃啊晃,妈妈对着小程鑫哄到“程程啊,这是弟弟啊,以后就是大哥哥了,要好好的一起哦。”

 

 04

也许就是第一次相见,第一次牵手,自遇上的那一刻起,就注定了他们这一生的百转千回吧。

 

小程鑫和小嘉祺一起长大,一起玩耍,成为形影不离的发小,有丁程鑫的地方就会有马嘉祺的存在,丁程鑫对待马嘉祺就像亲生弟弟那样,有好东西总是第一时间分享给对方,这样的日子持续到丁程鑫8岁。

 

那年因马爸爸工作关系全家调岗到别的城市去了,妈妈们哀叹着不舍,小程鑫和小嘉祺更是哭着闹着不要走,两人互相死死抱着,怕下一秒就都不见了。

 

小嘉祺带着哭腔的奶音对丁程鑫依依不舍的说,“阿程,等我长大了一定会回来找你的。”

 

“好,那你一定要快点长大,我也要快点长大。”

“这样子,我们就还能在一起了。”

 

小程鑫答应着小嘉祺的承诺,也对自己做出了承诺,在小嘉祺上车之前小程鑫在他哭得泛红的脸颊上留下了告别的一吻,挥手说着再见,委屈地看着车子尘嚣而去。

 

 05

到今天,他和马嘉祺已经八年没有见过面了,一想到能见回多年不见的小伙伴,丁程鑫脸上拂过春风般的笑容。

 

在楼下帮忙搬着行李的马嘉祺听见有人喊他的名字,转过头去看来人,虽着八年没有见面,但他还是认出了那位让他日日盼望的人。

 

“......阿程。”马嘉祺感觉自己在做梦,他看着丁程鑫一路小跑至他面前,距离三步,两步,一步,眼前的人真的是他的阿程,那个笑起来眼睛弯弯,甜蜜的阿程。

 

长大后的丁程鑫长了一张天生魅惑的脸,光洁白皙的脸庞,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下藏着一双妖冶的桃花眼,鼻子高挺,厚薄适中的红唇漾着令人目眩的笑容,那双唇瓣此时此刻正呼喊着自己的名字。

 

“狗蛋,你终于回来找我了。”

 

 

“嗯,阿程。”

“好久不见了。”我很想你。

 

 06

马嘉祺在读完初中的时候向爸爸提出了想要回去原来的城市读高中,主要原因是想要回去找自己的心上人,曾经答应了要长大后回去找他的,几年来他强迫自己快些长大,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那个人的身边了,他不清楚八年来是谁在他身边陪他长大的,他会不会忘记他们的约定了。

 

马爸爸尊重嘉祺的选择,也是爱子心切,于是申请了调回家乡工作,事情就是这么顺利的进行了,马嘉祺的追妻计划也要开始了。

 

丁程鑫和马嘉祺用了一个多月的暑假时间变回了小时候般的深感情,两人又可以向从前那样一起一个学校,一起上下学了。但是马嘉祺还是抱着点小遗憾的,因为他没跟丁程鑫一个班,两个班相差了一层楼的距离,未此自己不爽了很久。

 

 07

马嘉祺以为自己回来了就可以重新在丁程鑫身边站稳了,但他万万没想到,丁程鑫身边真的会有那么一个人。

 

敖子逸。

 

 

 

马嘉祺在课间休息的时候跑上楼去找丁程鑫。在教室门口看见他跟一个眼睛大大的长得好看的男生在聊天,也许聊到好笑的话题两人笑得头都挨一起了,虽然不想打断两人的聊天,但是还是把丁程鑫叫出来了,马嘉祺有点不开心,不是,是很不开心。

 

 

 

“阿程,我妈让你晚上来我家吃饭,放学我们就回家。”

 

 

 

“回家吗?可是我答应了三儿放学要跟他一起打篮球来着,要不...你先回家吧,不用等我了,完了我和三儿一起。”

 

 

 

“嗯,那你结束早点回去吧。”马嘉祺撇下冷冷一句就头也不回的走了,那低压气场是个人都能看出来,留下丁程鑫一人在教室门口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。

 

 

 08

其实丁程鑫也很懊恼,自马嘉祺那年走后,自己就开始一个人上下学,有一天上学时他看见敖子逸同样也是一个人,于是就决定两人结伴一起,一直到现在。

 

 

 

但是马嘉祺现在回来了,就很少跟三儿一起回去了,心里多少对他有点小愧疚,想起太久没和三儿一起打篮球了,就商量着今天来一场,还被调侃一番今天终于被宠幸了。

 

 

 

放学回到家的马嘉祺满脑子今天丁程鑫跟敖子逸谈天说地的欢笑样,马嘉祺不想知道他们是怎么一起长大的,也不想知道他们关系有多么的好,他只知道他的阿程好像不再是他一个人的了,不再像以前那样唯一的一个了。自己还好笑的认为他和他是能回到以前的。

   09

丁程鑫回到家洗了个澡就下楼去隔壁敲门,开门就看见马嘉祺黑得跟锅盔一样的脸色,丁程鑫尴尬的嘿嘿笑了两声就进门了,跟马爸爸打了招呼就进厨房帮马妈妈忙了,他可不想面对门神那样的马嘉祺,太恐怖,想来都哆嗦了一下。

 

一起吃过晚饭后,丁程鑫坐了一小会就想溜之大吉了,马嘉祺从他进门那刻起就没理过自己,正眼也不给一个,搞得他好委屈,也赌气一般不去理马嘉祺。

 

也许两人较劲起来都是特别倔的,自两人真正冷战的时候彼此都避着对方不见,早上出门看不见,学校看不见,家长去串门也看不见,像是等着谁去妥协。

 

 10

马丁两家人看出孩子们闹别扭了,问了双双答不出所以然来,于是决定商量想办法解开两人误会,然后......

 

就是丁程鑫握着手机站在自家门前,一脸无语,手机屏幕是和丁妈微信界面。

“儿子啊,爸妈呢决定和马叔叔马阿姨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妈知道你不会做饭,也照顾不好自己,所以我把你的行李啥的都搬到马叔叔家里了,钥匙呢,妈妈就带走了,怕你弄丢,马阿姨这边已经和嘉祺说过了,嘉祺是个乖孩子,能好好照顾你的,爱你哦儿子。”

 

丁程鑫给丁妈一只暴躁的狐狸表情,最后还是妥协了,叹了口气回复了个知道了就熄掉手机。

 

丁程鑫蹲在家门前思考,为什么他和马嘉祺关系会突然那么僵,而且三儿的出现根本不是错,根本不至于会闹成现在这样。

 

马嘉祺从回家前已经收到马妈妈的信息了,回到家发现丁程鑫还没回来。

于是自嘲的笑了笑,也许和敖子逸一起打球呢,还能陪着回家,不像自己。

 

看着始终踏过七点,丁程鑫还没回来,马嘉祺就有点担心了,于是出门找人,还没走进几步就看见小狐狸蹲在自家门前发懵。

 

“咳...”

“你要是想睡家门口,我不介意把帮你把行李搬过来。”

马嘉祺说完就往家里回去,丁程鑫站起身跟在后面,丁程鑫到门口在犹豫着进不进去,心里想着两人独处会不会尴尬,马嘉祺转身看见丁程鑫没进自己家门,调侃道

 

“怎么,这么不想进我家?”

“不进那就搬着行李回去,哦,或许你可以去敖子逸那睡也可以啊。”马嘉祺嘴上这么说,心里一千个一万个你要是真敢去,我立马“弄”死你。

 

丁程鑫听到这话就不开心了,走进屋里去把行李箱拖出来绕过马嘉祺就朝大门口走去。

 

“丁程鑫,你往哪去。”马嘉祺见不妥,快步走上前拽住丁程鑫的手腕。

 

“放开!”

“我就不住你家了,怎么样,我现在就去三儿家去住,免得还要看某人的脸色。”丁程鑫挣脱开他的手,背对马嘉祺,委屈巴巴的说着,马嘉祺看不清他的神情。

 

马嘉祺感觉自己说的话有点过分了,心里一惊,害怕丁程鑫就此和他决裂,他急忙上前环住丁程鑫的肩膀,死死搂着,头埋在丁程鑫的颈窝里,声音闷闷的,气息有意无意的拂过丁程鑫的颈肩肌肤。

 

“对不起,阿程。你不要走,不要去敖子逸家。我不允许你去。”

“你不能这样子,我喜欢你,所以你不要去找他,我会很难过。”

 

说完这话的马嘉祺一直在等丁程鑫的回答,马嘉祺感觉等了一个世纪那么久,等来了怀里人笑得开怀而抖动的肩膀。

 

“马嘉祺,这么久了原来你是在吃醋呢。”

 

“丁程鑫,吃醋怎么了,我就是吃醋啦,敖子逸的。”他也破罐子破摔了,小狐狸迟早要知道的。

 

“马嘉祺~哎呀狗蛋儿,要是喜欢你可以说出来啊,我又不是,不喜欢你。”

 

得到答复的马嘉祺感觉全世界都在升起炸裂的烟花,一把把丁程鑫翻个面来,按住他的后脑勺就往日思夜想的唇瓣亲了过去。

 

 11

马丁家的大人旅游回来后,两人就把在一起的事情都告诉了自家父母,两家人都很欣然的接受了事实,马妈妈还说她从小时候就想把程程当成儿媳,不不不,儿子来养,好让马嘉祺比其他人先下手,毕竟那么好的一个孩子,不能眼巴巴被人拱走了。总之,嘿嘿,助攻成功。

 

 12

最后,他们也一定会一起走向未来,走到白头,互相扶持,永远








拿不动的你

※ooc私设






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丁程鑫喜欢马嘉祺,但是,马嘉祺也喜欢丁程鑫,谁也不知道,就连,他自己,也不知道。



马嘉祺在高二的时候转学到了丁程鑫所在的学校,在马嘉祺进去教室的那一刹那,他仿佛已经看到了他和这名转学生的美好未来。主人公的眼神过于炽热,马嘉祺在台上扫了一圈,终于在角落的位置上找到了炽热的来源。那是一个长得唇红齿白的好看的男生,视线对上的瞬间,丁程鑫向马嘉祺投射出一个甜美的微笑,把马嘉祺晃得红了耳尖,但是表面依然云淡风轻。



马嘉祺的声音很好听,如秋风般温柔细腻,听得丁程鑫像浮游在海洋上的白鲸。他的位置被安排在丁程鑫的斜前方,马嘉祺像个优雅的公子哥一般翩翩的走向座位,每走近一步丁程鑫都会紧张一分,难道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吗。



坐在位置上的马嘉祺感受到后背快要被那眼神穿透了,自己也是有点措手不及,不知道双手要放哪了。



一下课丁程鑫就走到他面前,睁大眼睛的看着他,


“同学,我叫丁程鑫。”


“嗯。”马嘉祺抬头看向他点了下头。


“唉,你别那么冷淡嘛,我很热情的和你交朋友哎。”


没等到马嘉祺回答,后面陆续有同学和他打招呼,顿时围了个水泄不通,马嘉祺也无暇顾及丁程鑫,依次和同学们问好。丁程鑫在人群中逃脱出来回到自己座位上,眼神幽怨的看向窗外。什么嘛。



在和班级相处了一段时间后,马嘉祺很快适应了这个融洽的班集体,每位同学他都基本有了些了解,最了解的莫过于丁程鑫了。因为丁程鑫一有空就和自己搭话,问他这问他那的,见马嘉祺不回复他的话,他就自个儿在那里说得欢快,到头来,丁程鑫想要知道的,寥寥无几。而马嘉祺不想知道的却尽收囊中。



丁程鑫就是这样的,遇上喜欢的事物会毫不保留的把心绪全部表达出来,这,就是他喜欢一个人的表现。


这一天放学,丁程鑫如旧地窜到他面前的座位上,戳着他桌面上的试卷问东问西,终于马嘉祺再也受不了了,撑着桌子站了起来,问了一句,


“丁程鑫,难道你都不觉得烦的吗?”


“我很烦。”


丁程鑫被问得哑口无言,愣在那不知如何回答,他知道,马嘉祺是不喜欢自己的,但是自己又没办法去不喜欢他,不靠近他。但他还是想要问那个他早已知道的答案的问题。


“你不喜欢我是不是?”


“什么喜欢不喜欢的,两个大男人的喜欢什么啊。”马嘉祺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搞得烦躁,紧锁着的眉头已经显示着他的不耐烦。


得到意料中回答的丁程鑫眼里满是泪水,只要一眨眼睛就会蜂拥而出,但是他忍住了,推了一下马嘉祺就跑出了教室。不能落泪,那是他仅有的自尊了。



被推倒在座位上的马嘉祺在丁程鑫跑出教学楼了都还没有反应过来,为什么说出那句话自己心里会那么难受呢。


是内疚吗?



丁程鑫红着眼睛回到家,连晚饭都没有吃就把自己闷在被窝里,爸妈敲门也只是说没事。第二天丁程鑫清爽的出门,让爸妈以为昨天那个一声不吭的宝贝儿子不是同一个人。


昨晚他想了很久,马嘉祺厌烦自己,是因为自己天天找他聊,那是不是自己不亲近,少亲近那个人,那个人就不会觉得他烦,最后也许也会有那么一点喜欢他呢。


马嘉祺对于昨天对丁程鑫说的话感到心虚,昨天貌似说得令他太过难堪了,但是他不知道该如何跟他道歉。还是保持着原来的模样吧。他不知道,为什么自己对丁程鑫会那么冷淡,甚至都快把人逼哭了的程度,明明,明明很想要和他交朋友的。自己说不来为什么,他也很为这样的自己烦躁。



接下来的一个星期,丁程鑫真的下定决心了不去找马嘉祺,但是上课的时候还是会偷偷瞄一眼侧前方的座位,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啊。



没有了丁程鑫的叨叨,马嘉祺虽然也乐得自在,但是总感觉心里特空落落的,虽然脸上嘴上不说,可还是内里关注他。


“快去看看,丁程鑫篮球比赛扭到脚了。”班上同学闻言急冲冲的去帮忙。


马嘉祺一听到这消息,心里咯噔的一跳,也是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了赛场上,挤到人群中,看到丁程鑫因疼痛而汗流浃背的,心里不禁一疼。动作比思想快,他走到丁程鑫跟前蹲下,一言不发地帮他按摩脚踝。


丁程鑫看出来了,马嘉祺是在生气,但是气什么,丁程鑫不敢想是不是因为自己受伤他才会生气的,毕竟他不是很烦自己的吗。


“马嘉祺......”


“......”


“我没事的,运动受伤是常事。”

“马嘉......”




“丁程鑫,我不想要管你了。”马嘉祺打断了他的话,抬起微泛着红的眼眸直视丁程鑫。





马嘉祺把丁程鑫抱着送到校医室,校医把他的脚踝包扎好之后叮嘱着休息一会才可以下地就出门了,马嘉祺看了一眼丁程鑫也转身离开,还未踏半步就被惹毛他的人儿拉住了。


“马嘉祺。”


“你刚刚说的,不想管我了是什么意思。”


“难道你有管过我吗。”


“........”



“丁程鑫。”


“我完了,真败给你了。”



马嘉祺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丁程鑫了,直到丁程鑫受伤后才知道原来自己这么在意他。马嘉祺拉紧丁程鑫的手,把他拉进怀里,在丁程鑫额上留下轻轻一吻。


“我是说,我想管你一辈子。”


好了,丁程鑫喜欢马嘉祺,全世界都知道。马嘉祺喜欢丁程鑫,只有丁程鑫知道。







【祺鑫】登对

※ 刑警鑫 X 大盗祺

※ ooc预警,请勿上升真人

※ 私设

第一次,渣文笔,不喜勿喷

拖得有点久,趁着有时间就把之前码到一半的这章更完,因为要赶着考证还有毕业设计,所以一直没有时间,真的是拖那么久不好意思,剧情忘了可以稍稍看看前面哈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07


句句带有肯定性的话语直击丁程鑫心脏,仿佛逼迫他无法呼吸,他直直的看着马嘉祺,像是要看出什么破绽一样,但是丁程鑫从他脸上只看到了认真,丁程鑫低下头,没有回应马嘉祺。

 

 

马嘉祺看着面前人儿圆圆的可爱的小脑袋,又气又笑的,他把丁程鑫的双手换成一只手捉住,另一只手抚上丁程鑫的脸将其抬起,强迫他与他对视,“阿程,你讨厌我么?”

 

 

丁程鑫没动静,马嘉祺也不着急,靠近他在他唇上轻轻印上了一吻,很温柔,“告诉我,你,讨厌我么?”

 

丁程鑫被猝不及防的亲了一口,脸红红的,但是他也终于直视马嘉祺炙热的眼神,也极其认真地回答“马嘉祺,我不讨厌你。”

 

 

 

 

“但是,不代表我也会喜欢你。”

 

 

 

 

他撒谎了。

 

他不是对马嘉祺没有感觉,只是身份的特殊让他不得不防着任何人,而且和他在一起,马嘉祺会有危险吧,这是丁程鑫顾忌的理由。

 

 

丁程鑫的回答是马嘉祺意料之内的,还好,他不讨厌我,喜欢是件很容易的事,可以慢慢来的。而且他不相信丁程鑫对他一点感觉也没有,不然,为什么自己对他这样那样他也不反抗呢,其实还是有点心绪的吧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自那晚两人开诚布公的谈过之后,关系不再像先前那样僵硬了,马嘉祺一如既往的对丁程鑫示好,丁程鑫也是继续把他当成同事朋友那样对待。虽然是这样说,但是心里的情感已经不动声色的燃起了。

 

 

“阿程,我们去冲浪吧。”

 

“阿程,我们一起骑马丁车吗?”

 

“阿程,我们晚点去蹦极吧。”

 

“阿程......”

 

 

临近假期结束的一个晚上,有人提议去山上泡温泉,于是公司上下驱车去了山上,路上丁程鑫脑海里都是想着今晚是好时机。泡温泉,肯定是光着膀子的啊,如果-7真在公司高层肯定就能找到。

 

 

马嘉祺盯着丁程鑫飘忽的眼神,已经有六七成明白他在想什么了。马嘉祺轻声叹了口气,这小狐狸的心思一直都放在另一个自己的身上,能不能分半点给我啊。丁程鑫许是感受到了哀怨的眼神,转头看向眼神源头。

 

 

“看我干嘛。”

 

“看你长得好看呀,阿程。”

 

丁程鑫白眼一转,得,都早知道他会这么说了,自己还那么蠢的问他,丁程鑫恨不得扇自己嘴巴了,表面风平浪静,但是心里还是有点甜滋滋的。

 

 

等到了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,工作人员组织着人群去换衣服,丁程鑫换好出来才发现不是所有人都在同一位置,问了才知道公司的高层领导都去了后山那边,而且不得有人进入。

 

 

不得有人进入,说明肯定有情况,越隐私越有线索,于是丁程鑫打算去后山窥探一番。在丁程鑫离开片刻后,马嘉祺从暗处走出来,眸子漆黑一片深不见底,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着,青筋的暴起暗示着他现在的愤怒。

 

 

这个笨蛋,不是警察来的吗,怎么会这么莽撞,做事这么冲动,万一遇到危险了怎么办。

 

要是真有什么事,我要怎么办啊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丁程鑫悄悄地摸索着进入了后山,一路上观察也没发现有人守着,不远处就听见有人在“莺歌燕舞”,丁程鑫弯腰走进,走到离池边不到50米的地方,躲在了能遮挡他大半个身子的大石头后面。

 

 

温泉池边有几个黑衣人守着,丁程鑫认得其中两个,是那天潜入42楼时见到的那两个持枪的男人,池边人来人往,都是一些公司领导,有丁程鑫见过的也有没见过的,但是他没有找到那个身上有纹身的人。

 

 

丁程鑫暂时没发现可疑的人,想着要赶紧离开,不然会被发现,不料没发现脚下的树枝,清脆清晰的声音响起,池边的黑衣听得一清二楚,拔出枪朝着丁程鑫的位置走去。糟糕,被发现了。还有30米,丁程鑫保持镇静,拾起旁边的石头向黑衣人抛去,趁着那人躲闪的空隙飞速的逃离开。

 

 

后面的人在紧追不舍,丁程鑫不清楚自己跑到了哪里,就被一只充满力量的手臂拉了去,丁程鑫挣脱不开,抬眼看去发现竟是一直在找的那个人。

 

 

“跟我走。”

 

 

丁程鑫没想太多,眼看着后面的人追到了,还是决定跟着他走。他被-7拉到了一个淋浴房里面,找了一个没人的进去了,锁紧了门,周围都还有人在淋浴。为了不让人发现,-7打开了花洒。把丁程鑫固定在花洒下的墙壁上,滚烫的水浇在两人头上。

 

 

“水声能掩盖住我们的声音。”

 

 

“-7,你为什么要帮我?你要知道,我是要逮捕你的人。”丁程鑫还是第一次在有亮光的地方见到他,银色面具在灯下闪着耀眼的光。

 

 

“不知丁警官是以什么身份逮捕我呢,听闻您现在是停职了吧。”

 

“我自会有办法。”话落丁程鑫挣开他的手,想要扯下他的面具,怎奈马嘉祺比他更迅速的躲开了。

 

 

“丁警官,你这样可不乖了,要有惩罚。”把人的双手单手固在自己的胸膛上,按着人的后脑勺薄唇贴上那片诱人的果冻,细细的描摹着形状的美好,也不恼丁程鑫的挣扎,舌头撬开贝齿伸进去纠缠,疯狂地扫过口中的每一处角落,像是真的在惩罚他。

 

 

丁程鑫睁着眼睛看着眼前侵犯自己的人,脑海中浮现出马嘉祺的脸,与眼前的戴着面具的人重合在一起。想到这,丁程鑫眼中一亮,似是明白到什么一样。

 

 

马嘉祺感受到怀里的人停止了挣扎,于是松开他,去看他的表情。丁程鑫小脸红红的,微微喘着气,眼神从迷离到清澈,抬头看向他,仿佛要把他看穿一样,等了很久,丁程鑫开口了,语气冷静,

 

 

 

 

 

“马嘉祺,脱下面具吧。”

 

   





其实很希望能看到你们的评论的,是真的真的不知道我到底写的好不好,我也只是个半桶水水的写手,是需要改进滴。


【祺鑫】登对

 ※ 刑警鑫 X 大盗祺

※ ooc预警,请勿上升真人

※ 私设

第一次,渣文笔,不喜勿喷

   06

回到酒店的两人开始收拾行李,马嘉祺先一步收拾好就拾起衣服去浴室洗澡了,洗完出来看见丁程鑫在阳台上,手里握着一瓶果汁,倚着栏杆看的出神,不知是在欣赏夜景还是在思考,表情让人捉摸不透。

 

 

马嘉祺走入阳台,同样倚在旁边的栏杆上,抽过丁程鑫手里的果汁喝了一口,“阿程,我好了,你要去洗吗?”

 

耳边响起的声音拉回了丁程鑫的放空的视线,抬起头看向他。马嘉祺刚洗完出来头发还滴着水,穿着休闲的白色T恤和短裤,浑身散发着沐浴露的味道,是橙子味的,丁程鑫喜欢的味道。

 

“嗯,我现在去洗。”

“唉,那是我喝过的。”因为刚刚思绪飘远了,连马嘉祺接过他手里的东西都不知道。

 

“没关系,我不介意的。”

 

你不介意可我介意啊,我们这算是间接接吻了吗,呸呸呸,丁程鑫,你又在想什么呢,以前和三儿不也一起喝过一瓶水嘛,怎么到马嘉祺这就想到接吻了呢,在这想什么乱七八糟的。

 

他没理马嘉祺的话,走进房间,收拾自己的衣服就进浴室了。

 

 

 

刚才他在阳台不是欣赏风景的,他是在想自己追查的进度是不是太慢了,得加紧才行,进去南夏已经将近一个月了,线索尽无,还放走了-7。

 

 

最近几天丁程鑫一直怀疑-7是不是在高层中活动着,但是好几次借意上去42楼找线索都没有发现可疑的人,难道是自己分析错了吗,-7不在这栋大楼里?况且南夏没有发出任何消息,还是他藏得太深了,自己没发现。

 

 

丁程鑫不知道原来最危险的那个人就一直在自己身边,自己的一举一动皆入他眼中。

 

 

丁程鑫在浴室待了很久,出来的时候马嘉祺半躺在床上看着书,即使是这样不怎么正经的姿势,可在他身上还是会显得优雅。是优雅吗?不不不,丁程鑫想起了今天马嘉祺对自己做出的小举动。优雅什么的都是假,只是表面骗人的东西。

 

 

 

房间是双人房,床也是双人大床,不过是两张单人床合在一起的,可是马嘉祺躺在了床的正中心位置,丁程鑫纠结着怎么和马嘉祺开口说分床睡。

 

 

“嗯...嘉祺,今晚我们就这样睡了吗?”

 

“不然要怎么睡?”马嘉祺从书海中抬起头来,他知道丁程鑫在犹豫着什么,但他装作不知道,不然,狐狸又怎么会上吊呢。

 

 

马嘉祺微微皱起眉头,像泄气那般软软的发出声音,“阿程,你是不想要和我睡吗?”

 

 

使出丁程鑫无法抵抗的必杀技,他摸准了丁程鑫的软肋,就是容易心软。不出所料,“不是,就是不太习惯和人一起睡。”

 

 

“那没关系的,要是阿程不喜欢可以说不的。”力度再加大两层。

 

 

“呃...睡吧睡吧。”丁程鑫实在受不住了,虽然不太情愿但是也装作利落的爬上床躺下,马嘉祺给他挪了点位置,拿起另一床被子给他盖上,把书本放在床侧的台灯柜上也关灯躺下了。

 

 

“阿程,晚安。”

 

 

丁程鑫把头深深埋在枕头里,被子被自己死死的像卷寿司那样圈着,闷声地也道了句晚安。马嘉祺看着那只探出些许头发的脑袋,暗暗叹口气,是怕我吃了你不成。

 

 

听着丁程鑫渐渐入睡而平稳的呼吸,马嘉祺怕他埋在被子里会被憋坏,伸手把他的被子轻轻掀开抚平,马嘉祺凑近些许,摸着阳台外撒进的细光打量着丁程鑫。

 

 

好像好久没有那么近距离的看过他了,于是又凑近了些许。好像好久没有吻过他了,看着那樱桃似的两瓣,仿佛在邀请着自己,于是再凑近些许,低头把唇印在丁程鑫嘴角,身下人儿的自然体香迎面拂来,刺激着马嘉祺的神经。

 

 

不行,还不够,自己是越来越喜欢他了,无法抵挡他不经意间的诱惑,即使那不算诱惑,马嘉祺侧身撑在丁程鑫上方,把自己的温热包裹住丁程鑫的,轻轻的温柔的吸吮着,像对待一件宝贝一样,柔情细腻。

 

 

 

早晨醒来时,旁边的丁程鑫已经不知所向了,他拾掇好自己后也出门了,下到酒店大堂去吃早饭,找到部门大部队,就看到丁程鑫坐在其间和那个对他有意的男生有说有笑的吃着早饭。

 

有人看到马嘉祺了,就招呼着他坐下,坐在丁程鑫的对面,丁程鑫抬头看过来,道了句早啊,就没过多眼神给他了。

 

 

之后的几天,马嘉祺一直在找机会和丁程鑫相处,但是丁程鑫似有意无意的躲着他,那个追狐狸的男生也一直跟在丁程鑫的小尾巴后面,天天围着他转。只要马嘉祺上前邀请丁程鑫去玩,他都会以“我和他一起,下次吧。”为由拒绝了。

 

 

到了晚上丁程鑫很晚才回到房间,都是马嘉祺睡着的时候,每次就睡在离他很远的位置,相隔了能睡下一头猪的距离,早上又起得很早,借口和他说是去晨跑。

 

 

像往常几个夜晚一样,丁程鑫回到房间,漆黑一片,摸索着墙壁悄悄地走到床边,还没走到就碰到了温热的身躯,马嘉祺捉住他反射性抽开的手,丁程鑫在夜光中分辨出马嘉祺。

 

 

“嘉祺,那么晚还没睡。”他想要挣脱开马嘉祺束缚着自己的手,却被死死拽紧。

 

“是啊,你也知道晚了,现在才回来。”

 

许是有点心虚,丁程鑫磕磕巴巴的说在小安那里玩嗨了忘了时间。

 

 

马嘉祺受不了他的借口了,转了一圈把人固定在墙壁上,靠近与之对视,“阿程,你在躲我。”

 

“你不适合撒谎,那晚,我知道你之后是醒着的。”

 

 


 

“阿程,我在追你。”

 











第一次发上去的时候被屏蔽了,tag找不到了,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,顽强的我不死心再发一遍。。。



【祺鑫】登对

※ 刑警鑫 X 大盗祺

※ ooc预警,请勿上升真人

※ 私设

第一次,渣文笔,不喜勿喷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05

南夏组织了公司上下部门外出度假5天,经过一天的长途奔波,丁程鑫在最终到达目的地的大巴上睡着了,一路上丁程鑫都是和马嘉祺一起坐的,每一趟路程下来都不乏部门的美女们给自己献殷勤,甚至还有男同事红着脸一路小跑过来要求丁程鑫和他一起坐,丁程鑫面对这样的要求有点犯难。

 

 

 

不远处的马嘉祺看着这样的情形心里不是滋味,眼见自己的小狐狸要被人叼走了,连忙凑到人堆的中心处,拉着丁程鑫的胳膊说“不好意思,我们约好了一起的。”

 

 

“谢谢。”丁程鑫知道马嘉祺是好心帮自己解围的,这样也好。

 

 

 

马嘉祺看着身边的丁程鑫,脑袋像在捣蒜一样,叹了一口气,把小人儿的脑袋轻轻拨到自己的肩膀上,让他睡得舒服点,又把自己的衣服拿过来披到两人身上,两个脑袋靠在一起就这样睡过去了。

 

 

 

快要到达度假的地方时,丁程鑫就醒了,醒来入眼的是马嘉祺精致的锁骨,还闻到他身上有股淡淡的薄荷香气,丁程鑫脸一红,连忙起身坐好,就看见马嘉祺盯着自己看,“不好意思啊,没压着你吧。”

 

 

“没关系,不打紧。”两人聊了一会后就到达目的地了。

 

 

 

他们来度假的地方是一座黄金海岸岛,有冲浪温泉等天然设施,员工陆续下车,搬着行李进入到度假酒店中,分房间的时候男生和男生一间,女生和女生一间,丁程鑫对分房间很随意,表示跟谁都行,马嘉祺这就耐不住了,睨了一眼蠢蠢欲动的几个人,还是自己先入为主好了。

 

 

“阿程,我想要和你一间。”陈述句,没有问,直接一句了然。温润如玉的声音,真诚的眼神,带着不容拒绝的坚定。

 

“好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傍晚大家一起吃过晚饭后,马嘉祺和丁程鑫就一起到了海边散步,黄昏的暖光洒在海滩上,洒在了丁程鑫身上,像是镀了一层金光,说是像仙子一般,但更像一件艺术品。马嘉祺的眼离不开丁程鑫,真想以普通人的身份抱抱他,好好跟他来一场永无止境的恋爱。

 

 

 

好像自从遇见了这只小狐狸,自己的生活才变得有色彩了一点,从前仿佛都是在黑暗中度过的,对丁程鑫,是一见钟情吗,好像是吧。这么多年,父亲给自己送过很多人,男男女女,但是他都不会要,送他人只是个幌子,只不过是想留个人监察他,怕他叛变。为此马嘉祺曾跑到父亲跟前,表明自己会一直跟随着,绝不会有他想法。

 

 

 

但是现在他好像有了自己心系的人,而且还是个警察,你说父亲会不会大发雷霆,想要把他解决掉。

 

 

他的心动,是什么时候开始的。

也许就是第一次见面的那个晚上吧,一眼看上了,就不分任何界限。

 

 

为什么是他。

也许人都是这样的,总是被完全相反的人吸引,即使知道对方和你一起并不适合,也明白异类之间最容易互相伤害,却还是会不知不觉对其产生感情并且越陷越深…

 

 

马嘉祺想放纵一回,即使被发现也无悔,他只不过也想要过着普通人那样的生活罢了。

 

 

 

 

两人并肩散步,有说有笑,在旁人看来,他们是令人羡慕的情侣,好不登对。途中遇到两个年纪相仿手牵手的外国男生迎面走来,笑意盈盈的和他们聊起了天,丁程鑫外文不熟练,听得不全懂。

 

 

聊了一会才知道这是个同性婚姻合法的国家,对方问他们是不是也是情侣,来这里度假的。丁程鑫没听懂这些,疑惑的看向马嘉祺,马嘉祺看了他一眼后对着他们笑了笑,没说话。马嘉祺和他们聊了几句后就道别了,外国男生走的时候留下个暧昧的笑容给丁程鑫。

 

 

丁程鑫一头雾水,问马嘉祺刚才他们聊什么了,为什么走的时候一脸诡异呢。

 

 

马嘉祺嘴角一勾,露出邪魅的笑,眼里满是深情的看向丁程鑫,偏头在他耳边,“阿程想知道吗。”

 

 

“不,不想知道了。” 丁程鑫没见过这样的马嘉祺,许是被这样盯着害羞,轻轻推开他。

 

 

“真不想知道啊,可是我想说啊怎么办。”马嘉祺略带委屈意味的语气说着。

 

 

“我不听。”丁程鑫捂着耳朵就往回走。马嘉祺见状赶紧扯着他的手“唉,步不散了吗。”

 

 

“不散不散。放手,要回去了。”马嘉祺拉着他手的时候,他收紧了手臂,想着要把对方过肩摔的,这是个潜意识动作,但他克制住了。唉,职业病啊。

 

 

“那走吧,我们回去。”马嘉祺意识到他刚才的行为,利落的松开他的手。果然是太快了,吓着小狐狸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

最近有点小忙,文码得很慢,但是我会尽量尽量更的,更多少发多少,看完或者有什么想法的可以说一说,不然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喜欢看。

【祺鑫】来不及

  • BE预警

  • 不知道在写啥系列,勿上升

 

 

 

 

 

丁程鑫,我很想你,感觉我们有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没联系了,到今天,我们有四年没有联系对方了吧。看着你安好,追着自己心中的梦想,一定过得很开心吧,即使没有我。当年分开,我很懦弱,不敢表达对你的爱意,我怕阻挡着你期待的美好未来。好吧,只要你一切都好,我会试着学会放弃你了,我的这一场持续多年的单恋。好希望多年后我们还会相遇,纵使我们都老了,看到对方还是会微笑着打招呼,或许你身边会有贤惠的妻子,会有儿女……

 

 

 

 

丁程鑫呀,已经八年了,我们还是没有联系啊,听说你已经有女朋友了,很好啊,终于找到自己爱的人了,你要幸福啊,哪怕没有我……

 

 

 

 

丁程鑫,今天是你大婚的日子,新婚快乐啊,也是我们没联系的第12年了,所有人都去了你的婚礼,唯独我没去,我也不能不请自来是不是。 我还好爱你,丁程鑫。

 

 

 

 

丁程鑫,好多年了,真的好多年了,我们还是没有相见,算算,三十年了,我还是爱着你啊,曾经的试着放下你,是假的,都是假的。我……快要坚持不住了,我还能在离开的时候遇见你吗。丁程鑫、丁程鑫、我的阿程……

 

 

 

滴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 

马嘉祺离开了,离开时身边没有人陪伴着他,他是孤独的,离开前还半卧在病床上颤抖着手写着三十年从没断过日记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最后的最后,马嘉祺还是没有等到丁程鑫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是雨天,马嘉祺的葬礼上,有昔日的好兄弟,好朋友...没有他。葬礼结束后,墓园空无一人,大雨冲涮着地面,冲刷着马嘉祺的墓碑,像是为他落泪一般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远处缓缓走来一个人,是他。他来到马嘉祺的碑前,放下一束向日葵,他没打伞,大雨淋透他的衣裳,双手抚上墓碑中的照片,就这样默默地看着,人儿的嘴唇在颤抖像是隐忍般不出声,这是一个人要哭泣的前兆。雨愈发的大,哭泣声埋没在雨声中,他哭得撕心裂肺。

 

许久才说出来墓园后的第一句话

 

 

“马嘉祺,我爱你。”

 

 

 

 

向日葵花语:沉默的爱,没有说出口的爱。









丁老师说他喜欢刑侦小说,那我算是间接圆了他的梦吗

【祺鑫】登对

※ 刑警鑫 X 大盗祺 

※ ooc预警,请勿上升真人 

※ 私设 

第一次,渣文笔,不喜勿喷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04

“警官,好久不见,有想我吗。”

 

“-7,放开我。”

 

“放开你?警官,你可是要抓捕我的人呢。”

“还是说,你真的想要从了我,上次被你抓出来的痕迹还没消退呢。”马嘉祺在丁程鑫耳边吹气,嘴唇贴着小狐狸细腻白皙的侧颈肌肤撕磨着,温热的呼吸尽数撒在丁程鑫的颈窝。

 

 

丁程鑫脑子一轰,红潮爬上了他的脸,这种姿势太过于暧昧,自己活了二十多年没有被人这么亲密的对待过,况且这个人是个罪犯,顿时羞愤冲上脑,“你松开我。”

 

 

丁程鑫奋力挣脱开马嘉祺禁锢着自己的双手,逃脱出马嘉祺的怀抱,向后退开保持安全距离,办公室的黑暗和上次在停车场的一样,看不见马嘉祺的脸,只能看到面具和在暗夜中闪烁的眼睛。

 

 

 

“-7,上次我没有捉住你,这次你逃不掉的。”

 

“好啊,如果....你可以。”

 

 

 

 

“吴董办公室好像有声音。”

 

“走,去看看。”丁程鑫和马嘉祺交手时听到外面传来了声音,看到门外的走廊灯被打开了,丁程鑫有点不知所措,在想着如何逃脱的时候,他被马嘉祺猝不及防地拉到了一个长沙发面前。

 

 

“???”

 

 

马嘉祺接下来的举动惊讶了丁程鑫,马嘉祺把沙发垫抬高,先让丁程鑫躺进去,然后自己也跨了进去,两条长腿跨开微跪在两侧,单手撑在丁程鑫耳侧边,另一只手把沙发垫盖上,堪堪能够两人躲藏,两人就这样密贴着躲在沙发里,刚藏好办公室门就被人打开了。

 

 

 

 

原来这沙发是马嘉祺事先计划好公司职工购进公司的,沙发内壁早已被马嘉祺挖空,只剩下具空壳,这么做是为了以防万一。

 

 

 

 

“嘘...别出声。”

 

 

马嘉祺透过沙发内壁的小圆孔看到有两个持枪的男人进来了,看来不是公司的员工,难怪父亲会让自己接近南夏,原来真的有把柄。想到这,马嘉祺眼眸暗了暗。

 

 

 

 

马嘉祺被身下的人儿戳了一下回了思绪,看见丁程鑫用口型说了一句,“外面怎么样。”丁程鑫一脸茫然,想要知道外面的情况。

 

 

马嘉祺低头伏在丁程鑫耳边“他们还没走。”看着自己身下的狐狸软软的,眼睛睁得大大的,眼里满是疑惑,马嘉祺受不得这样的诱惑,俯下身想要偷个香,却被丁程鑫抵着肩膀。

 

 

 

“你想干什么??”

 

“机会难得,不如干点什么吧。”

 

马嘉祺一手把丁程鑫的双手按在头顶,一手慢慢抚上丁程鑫的细腰,轻轻抚摸一路往上,脑袋埋在丁程鑫的项间,深深地吸了一口,他身上有一股自然的体香,停车场那次他就嗅到了,他迷恋这种味道,应该说只是他的味道,。

 

“啊...-7......变态。”丁程鑫不敢大声叫,也不敢挣扎,害怕被人发现,只能任由他这样侵犯自己。“这个,是还礼,上次停车场扒我裤子的。”

 

外面的两人巡视了一周没发现可疑,就离开了。马嘉祺想着差不多了,把小狐狸弄得面红耳赤,便不再继续,扭过丁程鑫侧着的脸,低头盖上他娇嫩欲滴的双唇,重重吸吮了一口,“买一赠一。”之后便松开丁程鑫,快速踏出沙发,闪进了黑夜里。

 

 

马嘉祺走了丁程鑫还在被亲吻的瞬间没回过神来,胸膛的起伏暗示着主人的心跳,嘴唇湿润柔软的触感还在,丁程鑫用力地摇摇头,丁程鑫,你在想什么,是疯了吗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“阿程,早上好。”

 

“早上好。”

 

“阿程,怎么无精打采的,没睡好吗?”

 

“不是,我没事。”

 

马嘉祺看见丁程鑫贴在颈间的创口贴,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涌上眉眼,那是他昨天给他留下的“杰作”。他故作关心的问丁程鑫“阿程,你的脖子怎么了,是受伤了吗。”

 

丁程鑫的脸顿时出现两坨红晕,有点心虚的支支吾吾,“没..没受伤,是昨晚不小心被只该死的大蚊子叮了,我抓破了而已。”

 

“嗷,没事就好,不过那只蚊子是有多狠,那么大一块,创口贴都贴不住了。”

 

“.......”丁程鑫心里万遍问候了-7,怎么可以这样对我,明明我们势不两立,还要这样招惹我,真是变态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周末放假的时候丁程鑫约了敖子逸在老地方见面,“三儿,警局有什么消息吗?”他决定去南夏查办时拜托过敖子逸若是警局有关于南夏案子的消息,要第一时间告知他,虽然自己在休假这样做是不对的,但是,他一定要查。

 

“有一个,南夏的一位董事,姓吴,南夏属他股份最大,听说长宁想要搞死他。”

 

敖子逸把在警局收听到的如数告诉了丁程鑫,他和丁程鑫从小一起长大,他对他是无条件的好,是爱,但,是惺惺相惜的那种,他们一起经历了很多,一直都是对方的知己。所以他会帮助他,即使这样做是错误的,但是他相信丁程鑫是对的,他相信他,尊重他的决定。

 

“难怪那天晚上会在42楼遇到他。”

 

 

“遇到谁,-7吗??”

“那你有过事没,你现在配枪没了,万一对方有枪,那你不就死定了吗。”

 

 

“三儿,我没事,那天他没伤到我。”

 

“丁儿,你一定要万加小心,我不想没了你这个兄弟。”

 

“放心,不会的。”

 

 

 

 


夜里,丁程鑫梦见了-7,他梦见一个空旷的房子里,-7站在他跟前,慢慢的把面具摘下来,就快要看到脸的时候,丁程鑫醒了,眉头紧皱。怎么会梦见他,该死,就差一点,-7你到底是谁,被子里的拳头死死攥紧。

 

 

 

(你们以为他是讨厌-7吗,他只是羞愤,羞于他为什么要对自己做出那样“不知羞耻”的事情.....罢了,连做梦也不放过他,他甚至都不知道-7是长得还可以还是长得“算了”。)











台风少年团今天就要出道啦,



望他们早日登顶,开启人生最盛世,



也希望他们都够一直陪伴着对方一直走下去。

【祺鑫】登对

※ 刑警鑫 X 大盗祺

※ ooc预警,请勿上升真人

※ 私设

第一次,渣文笔,不喜勿喷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03


南夏银行自那次爆炸后,便把北座隔离了起来,不得让外人进入,只留下南座在进行开放工作。

 

 

 





 

 

“小丁,把这份资料给我打印60份出来。”

 

“好的,经理。”丁程鑫从办公桌中抬起头来,接过经理手中的资料。

 

“小丁啊,好好干啊,有什么不懂的尽管找我。”经理看着丁程鑫唇红齿白的脸,不轨的心思上来了,伸出油腻腻的手搭在丁程鑫的肩膀上,想要借机吃点小豆腐。

 

“经理,那我现在就去打印资料。”丁程鑫睨着那只咸猪手就要在自己身上占便宜,巧妙地不着痕迹的躲过了,向经理微笑了一下,就往打印机走去了。转身后笑脸立刻沉了下去,我的天,忒恶心了,不仅脸油腻,还牙黄。

 

“唉……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


 

四天前

 

“不允许,丁程鑫,你不能再查下去了,再查你就给我滚回家休假去。”贺峻霖真是要被眼前的人儿给气笑了。

 

“为什么,明明已经知道了-7还会对南夏行动,为什么不让我继续查。”

 

“我的命令你也要反抗吗,这案子已经归调查科管了,你知道-7的实力吗,你有多大的信心能把他缉拿归案?这次的案件非同小可,不是你一个组就能破到案的,行了,话说到这了,你出去吧。”

 

“那好,我也就这样了。”丁程鑫把配枪放在贺峻霖面前的案桌上。

 

“丁程鑫,我答应过你父母要好好照顾你的。”贺峻霖在丁程鑫快要踏出办公室门口时说了这么一句。之后丁程鑫就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休假后的丁程鑫在家开始制定接近南夏的计划,有线人提供消息,近期会有南夏的对头想要盗取高层的机密资料,搞垮南夏,不知为何,丁程鑫预感到那个人会是-7,其实他也不确定会不会是他,但是这个预感很强烈。


于是他应聘了南夏银行行政部门中的行政助理一职,目的是为了更方便的找到线索破案,那天告诉敖子逸的那个线索,丁程鑫没有汇报给任何人,也私下跟敖子逸说过不让他告诉其他人,他要靠这个记号找到-7,把他捉回来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“今天的会议就开到这里了。”南夏每周一各部门都会例行开一次会议,今天丁程鑫的部门开完会后,经理没有把员工都叫散,而是留下他们说是要介绍新员工。


经理向门外招招手,走进来一个穿着清爽休闲,浑身散发着优雅气息的男人。那人向经理点了点头,随后又向在座的各位点头问好。

 

“大家好,我是新来的行政秘书,我叫马嘉祺,以后请多多指教。”那人轻启薄唇,发出如梦似幻般的声音。说完便微微倾身向他们鞠了一躬,抬起头来眼睛霎时亮了几分,薄唇轻扬。他,好像看到了一度让他日思夜想的狐狸呢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会议散了后,组长就把马嘉祺带到丁程鑫旁边的位置,拍了拍丁程鑫的肩膀跟他说“小丁啊,这新来的就给你带着啦,你们的工作都是要相互交接的,他有什么不懂的你可以教教他。”

 

“知道了,刘组长。”

 

“你好,我叫马嘉祺。”

 

“你好,我是丁程鑫,行政助理。”组长走了后丁程鑫才打量起了马嘉祺,高高瘦瘦的,目测也是跟自己年纪差不多,额前的碎发遮挡了他半只闪烁发亮的眼睛,丁程鑫有那么一瞬间错愕,他感觉眼前的这个男人有点熟悉,但是又说不上来,不过这想法很快就打消了,也许曾经遇到过吧。


 

马嘉祺看着丁程鑫对自己探究的眼神,心里有种莫名的心慌,难不成他认出自己了。


“那个,以后我叫你阿程吧,你可以叫我小马,嘉祺也可以。”丁程鑫不喜欢和不熟悉的人叫得那么亲近,但是想着以后对他找线索会有用处,就默认了这个称谓。“嗯,嘉祺。”

 

 




经过几天的相处,两人就熟络起来了,马嘉祺有想过丁程鑫来南夏是为了查案,或者说,是为了查自己。他是刑警,来之前肯定是调查过-7的行踪的。


天泽在外面给自己通风报信说那份机密文件有可能在42楼,马嘉祺为了让丁程鑫不对自己抱有怀疑,一直都没有找机会接近42楼,他也乐于和他的小狐狸相处,只是父亲那边有指示要自己快些动手了,于是他计划着今天晚上到42楼刺探情况。

 




 

傍晚下班的时候,马嘉祺跟丁程鑫道了一声之后就下班了,说自己有朋友在楼下等着自己。丁程鑫眉眼弯弯,甜甜的对他笑着点头,“再见。”

 

“哎,丁程鑫,那么晚了,工作还没完呢。”部门最后一个员工加完班准备走,看见丁程鑫还没走。

 

“马上要结束了,待会就可以下班了,你先走吧。”

 

“那我先下班了,拜拜。”

 

“拜拜。”等到那人走了之后,丁程鑫才长叹一口气,终于,都走了,抬手看了一下手表,已经9点多,来南夏已经一段时间了,他基本已经清楚了整个大厦的下班时间,估摸着大厦的员工都走得差不多了,丁程鑫才离开办公室。


他打算今晚上去高层找一下线索,于是他按了42楼的楼层键,电梯门开后遇上一片漆黑,很好,人都走光了。

 



丁程鑫开着手机手电筒来回照着,这一层是南夏银行某一董事长的办公层,上来之前他是已经了解过的,他摸索着进入了一个诺大的办公室,丁程鑫迅速捕捉到了一抹黑影。


“是谁,谁在那里。”丁程鑫不怕是大厦的员工,那么晚又不开灯的,肯定不会是公司的人。他捂着手机的光,就着黑暗寻找着那抹黑影。

 



黑暗中的马嘉祺没想到丁程鑫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,心里暗暗为他捏了把汗,幸好,今晚来的人是我,如果是父亲派的其他人,丁程鑫可能会没命,也惊叹自己和他的缘分,自己来南夏后的第一个行动居然就好巧不巧的碰上他了,明明几个小时前还一起工作来着,他都怀疑丁程鑫是不是真的知道他的身份了。

 



丁程鑫胆大的放开捂着手机的另一只手,扫着四周,突然感觉身后有人,刚转身就被人衔住了双臂单手扣在背后,丁程鑫看到了那人脸上的面具,是那天和-7交手时看到的一模一样。

 




“-7,还真是你。”

 

马嘉祺另一只手搂着丁程鑫纤细的腰往自己拉进几分,靠近丁程鑫在他耳边压低声线“别来无恙啊,警官。”

















蒸煮发粮了我才想起要更文,真的写文不如蒸煮甜系列,大家国庆节快乐哦。。。